陰陽纖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6
  • 来源:打光屁屁的视频_打女孩屁屁视频_打女生光屁屁的视频

一、買房
   
民國十三年,人潮湧動的上海灘。廖子涵大學畢業後,他就到松浦貿易公司開始上班,雖然每月隻有6塊大洋的薪水,但也夠他租房子吃飯以及各種費用的開銷瞭。
   
廖子涵工作瞭半年,貿易公司又招瞭一名女會計肖月。別看肖月念的是私塾,是一個典型的小傢碧玉,可是她說話得體,待人熱情,還能做一手好吃的上海本幫菜,廖子涵一下子就被她給吸引住瞭。
   
肖月被廖子涵頻頻射出的丘比特之箭射中,兩個人很快就出雙入對,共浴愛河瞭。
   
這天肖月對廖子涵說:子涵,我媽媽想見你一面!
   
肖月自小喪父,她是被母親一個人拉扯長大的。肖月雖然不是個舊女性,但她找個夫婿,總得征求一下母親的意見。
   
廖子涵買瞭幾樣禮物,然後來到瞭閘北區的一間狹窄的出租屋裡,肖月的母親雖然一眼就相中瞭女兒領回傢的男朋友,但她一提婚房,廖子涵躊躇地說:阿姨,婚房我以後一定會買的!
   
廖傢為瞭讓廖子涵念書,已經借瞭不少的高利貸,結婚買房,廖子涵不能讓傢裡再出錢瞭。
   
肖月母親聽廖子涵講完話,卻將腦袋晃成瞭貨郎鼓。她嫁進肖傢的時候,就沒有買婚房,肖父去世後,她就一直和女兒租房子住。有過這一次慘痛的教訓,肖月母親斷然地說:子涵,隻要你買來婚房,隨時可以和我女兒結婚,可是如果,那麼……”
   
廖子涵垂頭喪氣地從肖傢出來,他看著兩眼哭紅的肖月一跺腳,說:肖月,這婚房,我一定得買!
   
廖子涵雖說手裡沒錢,但他可以找老板,先支取幾個月的工資,然後再找同事們借一些,估計三五十塊大洋還是可以籌措到手的。
   
肖月白天在松浦貿易公司上班,晚上的時候,她就去上海灘一傢洋人開的酒吧彈鋼琴,如今她的手裡,也積攢下瞭二十幾塊大洋,兩個人一湊,竟有瞭68塊大洋。
   
廖子涵興奮地說:我們明天一起請假,然後找傢房介,一定要盡快將婚房買到手裡!
   
第二天一大早,廖子涵就領著肖月,直奔房介最集中的秋林路。兩個人找房介一問價格,當時就愣住瞭,房介的收費標準竟都是——找一月二簽約三。
   
房介帶廖子涵看房,不管成不成他都得先付一塊大洋的辛苦費。接著廖子涵要在一個月之內連續看房,那就得付二塊大洋的介紹費。而他們一旦相中瞭哪套房子,簽約的時候,必須給房介三塊大洋的簽約費。
   
廖子涵和肖月連問瞭五六傢房介,竟然都是這個價。肖月心痛地說:子涵,實在不成,我們還是交錢吧?
   
廖子涵瞧著那些對他口吐蓮花的房纖們,心裡就沒底,他正要帶著肖月自己找房去,就見街邊弄堂口的一塊木牌上,寫著一行小字——殷陽房纖,免費看房。
   
廖肖二人順著弄堂曲曲折折地行瞭二三百米,最後在一個寫著殷陽房纖的小院門口停瞭下來,廖子涵試探著敲瞭幾下門,可是木門就好像釘死瞭一樣,根本沒有被打開的意思。隻有門口老槐樹上的烏鴉受到驚嚇呱呱怪叫著,直飛到瞭天上……

    二、看房
   
免費看房,原本就是不靠譜的事情,看樣子他們倆是被耍瞭,廖子涵正要離開,就聽背後有人說:你們要看房嗎?
   
廖子涵扭頭一看,隻見一個身穿青衫,鼻梁上卡著銀絲眼鏡的人站在胡同的陰影裡,廖子涵問:我們是要看房,您是……”
   
那個三十多歲的人一邊打開院門,一邊自我介紹:鄙人殷陽,你們就叫我殷先生吧!
   
廖子涵和肖月走進殷陽傢的房子裡,三間房子中,光線陰暗,還透著一股刺鼻的黴味,殷陽說:咱們長話短說,你們想買什麼價位的房子?
   
廖子涵瞧瞭肖月一眼,說:六十個大洋左右!
   
殷陽在懷裡摸出瞭一疊紙,然後從中間抽出瞭一張,說:你們先看看,這上面的三十多處房產,全都在這個價位之間!
   
廖子涵和肖月研究瞭半天,最後選出瞭三處房產,可是殷陽領著兩個人實地一看,其中一傢產權不清,一傢在大雜院中,最後的一傢房子不錯,可是地勢低窪,一下雨就得搬傢,這三處房子,都不能當婚房呀。
   
殷陽聽兩個人說完情況,他摸著咕咕作響的肚子,說:這樣吧,我請你們去吃中飯,等填飽瞭肚子,下午我們再繼續看房!
   
殷陽領著兩個人免費看瞭一上午的房子,這午飯怎麼也得廖子涵請,廖子涵硬拉著殷陽走進瞭街邊的一傢小酒館,三個人邊吃邊聊,等他們從小店裡出來的時候,都已經下午四點多鐘瞭。
   
殷陽看瞭看天色,說:我領你們到德民路去看一看!